泠泠七弦上

【我们狂妄地征伐却失去了判断,拼命地拥有又背叛着初衷】



我叫泠野,很高兴见到你。



(ㅇㅅㅇ❀)

安迷修生日应援计划启动

包包包子铺!:





即日起—5月10日23: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LOFTER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5月13日相约LOFTER,为安迷修庆生!




欢迎各位太太们使用#0513安迷修生日快乐  发布生贺相关的产粮内容,优秀作品有机会被选入【安迷修生贺专题】哦!!!!



(´ . .̫ . `)

前两天宿管说宿舍楼六楼有三个人被蜜蜂蜇了qwq

吓得我...晚上做了个奇奇怪怪的梦。

梦里的“我”是个骑士一般的人吧,日常就是守着我家小公主,记得好像是个挺可爱的小姑娘,身高应该刚到我胸口(其实感觉挺高的了毕竟我一米七多)

小公主挺黏我的,梦里环境老是变但是记的很清楚有她环抱着我的场景,现在想起来感觉身上还有她身体残余的温度,可暖心一姑娘w

然后我们去了一个类似派对的地方,有很多名门贵妇和绅士在巨大的客厅跳舞,做工精致的裙摆层叠繁复,上面镂空的花纹和镶金的褶边看的人眼花缭乱。

小公主挣脱了我的手跑进了舞厅,我去找她的时候发现厅里到处都是蝴蝶,蓝色的双翅翩翩飞过嘈杂人群。恍惚间我看见小公主在用扇子扑蝴蝶,但一眨眼她就没影了

舞厅里的侍女全都带着深红色的布帘似的面罩,穿着类似长袍的衣服。记忆最清楚的就是她们把布帘用气吹起来呼吸,再在蝴蝶飞过来时把帘放下,人们看不清她们的脸,只能看到奇怪的像头盔或防毒面具般的帘。她们一排排站在那里,如同祈祷的穆斯林妇女。

舞会结束的时候我还在找小公主,人们都走光了,地上意外的有很多蜜蜂的尸体,蝴蝶似乎全都消失了,在人小腿弯那么高的地方飞着一些蜜蜂。我边走边唤小公主,这时一只蜜蜂喝醉了般飞过来,低空盘旋三圈后直接蜇在了我的左小腿上。

感觉挺疼了,因为好像本骑士一下就扑街了......


哎...最后醒来的时候满脑子都是——

我的小公主哪去了???

看完红海行动,在大家磕爆咕咚的时候——

泠野磕上了顺星

妈妈啊罗星好可爱啊——!!!

我想要顾顺娶他【对手指

又踩一个冷坑

好饿qwq


自己产粮去了

【所以这就是我不想更三位级长的理由xddd】

Rosewater🌹:

 希望大家能帮忙点点红心

现在红心数量不足10000,推荐的蓝手算入热度但是这只计算红心数量哇

谢谢大家啦!

 

包包包子铺!:

即日起-3月3日23: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日当天庆生微博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3月5日上午9点,相约LOFTER,为吴邪庆生!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0305吴邪生日快乐 标签)~优秀作品有可能会被选中成为5日的庆生开屏哦!

 

凌晨刷lof的我心情就是一个大写的...(•̩̩̩̩_•̩̩̩̩)

ball ball各位天使大宝贝太太小仙女了

我真的...好雷某些cp啊......

看到就难过啊......

最近不仅lof往我这里塞......

连我的大可爱都不放过我啊......

真的很难过了......

不是各位宝贝们知道那种看到一个太太写的很好的文章好到让人跪舔的那种

真的很想小红心小蓝手评论但是她逆了拆了你cp吗??!

哎每当这时候......

我都觉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是车〗

M/T   N/T斜线有意义

〖不过,是假车〗

明天开学惹

皮这一下我非常开心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设定小天使Newt,吸血鬼Thomas,狼人Minho,法师Gally


趁没人悄悄溜走

刷原著刷到了这个:-(

不是Minho你告诉我为什么治疗方法是从某某人的屁股里飞出来的??!

Thomas居然还认真的回了句说不定???

哎作者你出来我们谈谈人生呗

还有Minho同学Thomas同学你们俩秀个屁恩爱还开黄腔??!

在眩疯宫的Newt表示还好老子不在老子没看见不然非把你俩的腿打断不可

同人文的真相

!!仰天长叹八百次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诶嘿嘿嘿我觉得我的神鬼au已经写完了......

兔子酥先生:

(╥╯^╰╥)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顺便让我大喊一声:曹丕是个好人!!!】


想领梗qwqqqqq

但是校园au又不一定写的来......

日常纠结

【Newtmas/Thominho】三位级长今天被分清楚了吗

HP  paro

卡文卡死...讲实话我实在是太想开车了......

重度ooc预警

你们以为Tommy凭什么是个斯莱特林?

当然是人家有背景啦xd

好不容易放出了这个设定我激动死了。

一如既往CP无差〖泠野小可怜说她还是t受纯食所以介意的话电脑右上手机狂点左上叉掉:-(〗










    二十一.

    人一闲,就容易皮。

    例如突然脑子一抽想学阿尼马格斯的斯莱特林级长。

    但是皮的人身边总有那么两个明明知道他皮但是又管不住无奈之下只好跟着一起皮的小伙伴。

    再比如天天泡在图书馆翻文献的拉文克劳级长,和对着拉文克劳级长找出来的咒语疯狂练习的格兰芬多级长。

    斯莱特林目瞪口呆。

    “我就只是想玩玩......谁能想到他们居然那么认真?”

    某次被麦格教授抓个现行的斯莱特林级长如是说,顺便在南瓜汁的诱惑下咽着口水供出了自己的两个小伙伴。

    气的格兰芬多差点举起魔杖就给斯莱特林来一个倒挂金钟。

    拉文克劳微笑着拦住了他:“放着我来,不把这小混蛋吊个两天两夜我就退学。”

    斯莱特林:嘤。

    拉文克劳捂着脸,很没骨气的溜了。







    二十二.

    最先成为阿尼马格斯的是格兰芬多级长。

    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友人突然变成了动物还是让斯莱特林吓得不轻。Thomas咽了口口水,颤巍巍的伸出手来,小心翼翼的摸上了面前北极狼深灰色的厚实皮毛。

    唔......

    斯莱特林级长表面冷静沉思,拉文克劳级长乐滋滋的一边看戏一边往嘴里丢了颗多味豆,格兰芬多级长惴惴不安生怕斯莱特林下一秒就露出一脸害怕的表情俩人就此分手。

    !!!好!软!!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啊啊啊!!!

    斯莱特林级长内心阿姆斯特朗式加速螺旋爆炸升天,拉文克劳级长掉了颗多味豆惊觉事情貌似不太对劲,正和斯莱特林级长滚在一起的格兰芬多级长觉得啊我的狼生简直一本满足。

    “唔啊啊啊啊啊Minho!!!你能说话吗!!啊啊啊你的毛好软啊啊啊!!”被铺天盖地的毛绒绒包裹着的Thomas简直幸福的冒泡。他肆无忌惮的扑倒并滚进了体型和他几乎一样大的巨狼怀里,好奇的摸摸狼耳朵摇摇狼爪子,还把自己的脑袋抵在了狼脖颈处柔软厚密的毛丛中,一边蹭一边嘿嘿嘿的傻笑。

    Minho无比的感激自己身上厚厚的毛。要不然......格兰芬多级长觉得自己的脸已经红的不成样子了。他小心的抬起自己的狼爪,控制着力道轻柔的揉了揉怀里人的脑袋。正在他怀里乱拱的斯莱特林感觉到头顶的碰触,转过脸笑盈盈的看他,一双浅棕色眼睛像是盛满了破碎的星光,在朦胧月色下美得让人神魂颠倒。

    Minho自暴自弃的把脸埋在了自己前臂上长长的毛里。这块名字叫脸的皮已经不是红能形容的了,它真的烫的可以煎鸡蛋了。

    格兰芬多顶着拉文克劳如有实质的怨念目光,满足的搂紧了怀里还在左碰碰右摸摸的斯莱特林。







    二十三.

    第二个成功的人是拉文克劳级长。

    哼。还不是被逼出来的。一向温文尔雅的拉文克劳看着天天搂抱在一起的一人一狼,咬牙切齿恨不得手撕了当初那个一门心思找资料的自己。

    他怎么就没想到Tommy是个毛绒控呢。一向自诩早熟的Newt头一次像小孩子泄愤一般举起魔杖,对着桌子上被假想成北极狼的布偶玩具,恶狠狠的施了两个神锋无影。

    感觉心情好多了。重新变得温文的拉文克劳对着镜子勾起来一抹笑,顺便凑近了点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有一根呆毛。发现异端的拉文克劳级长眼神一凌。

    手起刀落。

    一根金色的头发可怜兮兮的飘了下来。

    好,Perfect。







    二十四.

    晚上格兰芬多级长踏进自己的级长室时,脸上的表情大概只能用惨不忍睹形容。

    如果现在有人站在格兰芬多级长室门口向内望去,那他的视线所及定然皆是一片雪白。偌大的级长室里飘满了各式各样的羽毛,乳白的绒羽修长的飞羽混合在一起纷纷扬扬的坠落,就好像是童话世界的天使忽然降临,展开六翼慷慨的赐予这间屋子一场来自天界的雪。

    然而正在羽毛雨里艰难跋涉的格兰芬多级长并没有这样的好心情和满腹诗意。羽毛虽然没有真的雪那么冰冷和相对沉重,但是它们不仅会让裸露在长袍外面的皮肤感觉到细微却难以忍受的痒意,长长的飞羽还会恰好挡住视线,更有甚者一些细巧的绒羽还有可能飘进眼睛里。格兰芬多呼气第五次吹走飘到眼睫上的羽毛,觉得自己的忍耐力简直无与伦比的——差。

    他想打人。嗯,肉搏,一对一的那种。

    金红色的大床上也对比强烈的撒满了雪白颜色。床上厚厚的羽毛堆里探出一个脑袋,斯莱特林看着好友并不算好的脸色,难以自抑的格格笑出了声。

    “嘿Minho,过来看看。”Thomas的声音穿过层层叠叠的白羽抵达到格兰芬多的耳中。Minho循声抬头,在羽毛漩涡的中心发现了一只雪白的——凤凰?

    就是你丫害我?格兰芬多内心五味杂陈,恨不得冲上去一个火焰熊熊烤了那对该死的鸡翅。

    ——房间你来收?!格兰芬多眼神质问。

    ——你想多了。拉文克劳又拍打了一下翅膀,幸灾乐祸的看着白色的绒羽从修长双翼上缓缓飘落。

    ——啊啊啊啊啊我的床!!!







    二十五.

    正专心致志给白凤凰梳理飞羽的斯莱特林级长非常遗憾的错过了这一幕眼神大戏。

    大战了半天的一人一鸟发现这一点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Minho你终于来了啊。来Newt,和大家问个好。”

    斯莱特林绷着脸举起凤凰的一只翅膀,向格兰芬多非常热情的大幅度挥了挥权当打招呼。然而两下还没挥完,他便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一头扎进了面前的羽毛堆里就开始哈哈哈的狂笑。

    格兰芬多发誓自己在凤凰巴掌大的一张鸟脸上看到了极其拟人化的无奈表情。

    他不会承认还看到了类似宠溺的神情的。

    下一秒一团白光炸起,鸟类纤长的身体在光芒中迅速涨大。光芒褪去时只见金发的少年一身白衣跪在床上,把黑发的斯莱特林牢牢的困在了床头和他身体之间的一点缝隙里。冰蓝色和浅棕色挨得太过接近,鼻尖轻抵鼻尖的距离让Thomas的心脏剧烈的狂跳起来。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过呢?斯莱特林晕晕乎乎的凝视着拉文克劳的眼睛,只觉得那双瞳孔蓝的太过美丽而不真切,就好像极北冰原上偶尔得见的晴空,脆生生的蓝色下一刻便被永久的雾霭覆盖,让人不由得怀疑起那抹蓝色是否存在过。

    但仅仅是偶然得见的蓝色,便足以让人赴汤蹈火。

    斯莱特林模糊的忆起来一个故事。当小鸟和毒蛇面对面的时候,小鸟不是立刻展翅飞走,而是愣在那里无法动弹,直到毒蛇一口咬住它的脖颈。因为突然的对视,毒蛇可怖的眼睛使得小鸟根本无法移开目光,只能乖乖待在原地,任人宰割直至呜呼哀哉。

    那现在,到底谁是毒蛇,谁又是小鸟?

    拉文克劳似是故意一般笑意盈盈的凑上前,在双唇即将触上的时候斯莱特林仓皇的扭过头去,避开了这个还不能称之为亲吻的触碰。

    空气霎时间凝固。

    雪白的凤凰展开翅膀飞到床架上,一双和人形无异的冰蓝瞳孔冷冷的注视着狼狈的逃下床滚进北极狼怀抱里的斯莱特林。

    我以为,你永远是我的。







    二十六.

    那件事很有默契的被三个人一同揭过。

    几天后。

    “我亲爱的Tommy小朋友,”Newt刚从阿尼马格斯变回人形,正懒懒的躺在斯莱特林级长的大床上,因为嚼着巧克力蛙的半条腿而声音含糊的说道:“现在我们两个都成功了,你什么时候变一个出来给我看看啊。”

    咬着羽毛笔立志和魔药学作业奋斗半辈子的斯莱特林级长闻言顿时僵住,一大滴墨水在细长笔尖上一颤,啪叽一下掉在了羊皮纸上,洇开了一片黑色的墨迹。但现在的斯莱特林根本没空在乎这些,他飞快的收拾好东西塞进包里,回头讪笑着说:“嘿嘿嘿......我才想起来Brenda急着找我有事,我先走了——!”说完拿起包就往门口冲。

    不出意料的没躲过去。

    被Newt抄起魔杖一发统统石化击中倒在级长室门口的Thomas欲哭无泪。







    二十七.

    “说好的阿尼马格斯会让巫师变得更强大的呢?!!”

    围观友人炸毛——真的炸毛——的格兰芬多级长人生头一次陷入沉思。

    半晌艰难的得出一个结论。

    “你这样......让人非常难以提起攻击的欲望,大概也算是变得强大了吧...?”

    拉文克劳级长怀里支棱起耳朵的雪白毛刺球瞬间蔫吧成了毛软球。

    Newt倒是心情很好的顺毛捋着那团白球:“Minho说的没错,你这个样子确实很难让人提起攻击欲望啊。”

    你这样只会让人嗷嗷叫着想吸到死。

    吸猫到死。

    “老子是狐狸!!”被当成猫对待的斯莱特林氏雪狐本欲再次亮出爪子,却被人突然摸上了蓬松柔软的大尾巴而打断了炸毛路。猫科动物的尾巴敏感的不行,而突然袭上尾尖的手指Thomas整只狐都瘫软了下去,四爪张开趴在Newt怀里,耳朵一抖一抖的试图控诉拉文克劳虐待小动物的罪恶行径。

    格兰芬多暗自蓄力第一百次试图夺走小狐狸,第一百次怂于拉文克劳堪比阿瓦达的眼神下。

    再见兄弟我救不了你了你好自为之吧。

    ——谁要你救了!







    二十八.

    后来一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小狐狸成了霍格沃茨的校宠。

    无数的女孩子前仆后继的开始了自己的吸狐之路,毫不心疼的贡献出攒了十几年的私房钱给小狐狸买吃买喝。

    这股撸狐风潮一度导致斯莱特林级长被强行要求减肥。

    家养小精灵非常奇怪为什么四个学院的公共休息室不定时会触发满是动物绒毛的奇怪开关。







    二十九.

    “Teresa,原来这个小家伙是你的吗?”

    刚从图书馆回来的Teresa万脸懵逼的被一帮女孩儿连拖带拽的拉到公共休息室的壁炉前,正好和一双水漉漉的浅棕色瞳孔对上了。瞬间了然的她头疼的看着蜷在Harriet怀里的一团白毛,后者非常纯良的把脑袋抬起来复又埋回去,委委屈屈的叫了一声。

    于是姑娘们的眼神就不对了,特别是新进来的Sonya小学妹,莹亮的蓝眸里满满的对学姐不善待这么可爱的小家伙的批判。

    ......我可没法解释了我。一直以来都置身事外的拉文克劳终于体会到了只属于自家级长和格兰芬多级长的痛苦。

    他们是甜蜜的痛苦,而老娘只感觉到了痛苦。

    “对对对我会好好照顾他的,谢谢你们把他送回来......”

    被两百拨人来回叮嘱养宠物的注意事项的Teresa,第一次想把赖在自己床上不走的该死的“狐狸”揪着脖子拎起来,上手就是一个四分五裂。







    三十.

    “说吧,你要干什么?”

    终于把那些慈母心泛滥的姑娘们打发走的Teresa非常不淑女的瘫到了床上,扭头质问道。

    闻言,小雪狐从床上蹦下来,白光笼罩中它的体积迅速膨大,光芒黯淡下来时她有些惊讶的看见黑发的斯莱特林一身白衣喘着粗气跪在床边,完全没有了血色的嘴唇微微颤抖着。

    Thomas狠命咬了一口自己的唇瓣,试图使它添上一抹红润颜色来,好让自己显得没有那么的狼狈和无措。

    “我希望你,可以去竞选女学生会主席。”

    他说,脸上的表情分外郑重。

    “五年级的女学生除了你,就是Brenda有资格——和能力参加竞选。如果你执意要这个位置,那么她肯定是会答应的。”

    “至于男学生会主席,赫奇帕奇里面Winston争不过我,格兰芬多中Minho会无条件答应我的要求,而你们拉文克劳的Newt,”Thomas停顿一下,舔了舔嘴唇后补全了自己的话。“我亲自去跟他说。”











这次肯定不会是fin.啦

但是我马上要开学了所以大概只能脑电波更文了(∗❛ั∀❛ั∗)✧*。